楽屋

🕍INFP

……抱歉。
但怕是要失去一些才会在重获的时候,
感到完整。

那些东西以一种方式失去,会以另一种方式重获。
之间隔了多远的水、多险的山?弃了多少层皮?剖了多少次心?手拉着腿在悬崖边抗衡了多久?
最终发觉了什么?以另一种姿态去迎接着什么归来?



山重水复疑无路。
不论在深山峡谷里如何哀嚎裂肺,

柳暗花明时,只是微微笑着,对其缄默。

评论(4)
热度(9)
©楽屋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