楽屋

🕍INFP

在外滩,感觉到他坐在身边,便无声交流。
嗯,大多是我在说话。

我跟他讲,我看到了无限的可能性,每个都戴着千斤镣铐又叼着怒放的玫瑰。
我跟他讲,个人与城市有着很有趣的复杂关系,虽然现在还看不透。
我跟他讲,我不想继续那个把消极抵抗情绪扔给他的坏习惯,虽然「自我控制」的自我中也有他的部分。
我跟他讲,内在世界还在崩塌,因为我始终过度沉溺它,所以我终于明白了那个给INFP的建议—-走出来,并保留一定程度的本性。
我跟他讲,我想去尝试世界无限的可能性,扔弃掉放弃生命的固执想法。我需要控制好个人情绪的度,自信并平静地接受活着的挑战,把所有能感兴趣的事情都试一遍,再去想生生死死的问题。
我跟他讲,这个度很重要。过于冲动地开放心扉与过于执着地封闭交流,都是我太容易陷入的生活。

他望着江面道,确实呢。

我有些害怕,轻轻跟他说,我不知道究竟能不能做到。但我现在想这样做。

一阵静默,江风冻透了大衣,这对整理思路没有什么帮助。


我说,会被大野智击中的原因似乎清晰了。他那个度掌握得极好,个人一直在努力尝试与创新,他达成了如大海般繁多的可能性,却还能以某种程度保持住孩子心性,浑身自由明亮的色彩就是改造我潜意识里那座象牙塔的最初动机。

他笑了笑。

无限的可能性就像童年的糖果,在东方明珠上闪闪发亮,我的本能让我活下去以最大限度满足自己的想法。过程中需要自我控制,欲望不能无限膨胀,去死的念头不可以大大咧咧地浮于水面,惶恐无措不能影响到正常发挥。

所以呢,我要你成真的想法,也是象牙塔最顶端的一部分。可我不会拿下它的。我对他说。

“你是我的明珠。”

我要守护自己的本性,还将要把藏于象牙塔深处的触角拖出来,平静地去打开象牙塔的正门。

非常好。他终于看过来,脸上不知是他的还是我的泪水。

大不了我会拉着你长眠不醒,而已嘛。我笑嘻嘻地跟他说,声音在颤抖。


那些不能实现的愿望。那些已经腐臭的地方。那些有限的时间与无限的可能性。那些好坏的结局。
就是我的untitled。

评论
热度(7)
©楽屋
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