楽屋

🕍INFP

在所有的那些谈话之后
我学着水中之寂的Dr.Watson合上眼睛
不像最近几年的色声迟混
这次立即就能看见他
低头坐在黑夜里 非常遥远 面目不清
但我很快便出现在他面前 伏在他双膝上嚎啕 哭声居然异常清晰


已经很久 非常久 没有这么近地接触他了

不过几秒 鼻子被彻底地堵住

一阵撕心裂肺的柔软喟叹从胸口涌到嘴边


我吸着气去清理自己

他似乎在旁边看着 

不说话

镜子里的人也看着
苍白布满红肿

我想起来了
这个毫无遮挡并没有主人的房间里
行李大概要被再次打包
因为明天要去另一群仍然没有主人却被整层封闭的房间们


不过我可能已经习惯了
将夜晚变成更坦诚静寂的白日

而白日会是头痛欲裂浸泡着茶与咖啡的

使用微笑的连续梦境

<
评论
©楽屋
Powered by LOFTER